无尽藏

武维扬×云从龙 同人

     天还没塌,地先裂了。
  云从龙整日处理事务,渐渐发现了不寻常的事。
  一些小门小派奇异消失,了无音信,其中不少就有和神龙帮有来往的。
  起先云从龙并不想管这事,一来他帮之事不便插手,二来也是嫌麻烦。可随着消失的门派越来越多,云从龙有些坐不住了,下令派人去调查一二。
  手下说,那些门派除了没人,一切正常,建筑物都是完好无损的,只是……
  只是什么?云从龙追问。
  有清理的痕迹。
  然后呢?
  然后……
  “说啊!然后怎么了!”云从龙急声追问。
  “有……有霸天裂地斩的痕迹……”
  云从龙懵了。
  这……怎有可能?
  “帮主你别急,有可能,有可能是属下看错了,属下这就去重新探查……”
  “不必了。”
  那属下是跟云从龙最久的,武维扬的招数自然一清二楚,又怎么可能看错?
  “你且退下吧,不必查了。”
  “是……”
  云从龙瘫坐在椅子上,有点恍惚。
  大哥他……他怎么了?
  大哥他虽张扬了些,可他断不会对这些无名之辈动手,他根本不屑于此啊!大哥到地怎么了?
  大哥啊……
  云从龙越想心越乱,越想,大哥粗犷的面庞就浮现在眼前,想了想他近日来的诡异神情。
  云从龙先去问了问。
  同样的夜,同样的月,同样的酒,不同的人心。
  对月饮酒,两人各怀心思。
  “大哥可知地坤门那些个小门派?”云从龙见喝的差不多了,率先打破沉默。
  “那些个小门派,我怎么知道!”武维扬满不在意,又饮下一坛酒,拿酒坛子遮住自己心虚的眼。
  “大哥!事到如今你还要瞒我吗!”云从龙站起来,大声质问自己的大哥。
  武维扬把酒坛子放下来,重重砸石桌上,发出“咚”的声音。
  “是!都是我做的!可我那也是为了咱俩啊!”武维扬辩解道。
  “为了什么!长生?天下第一?这些我都不需要,我只想大哥能平平安安过一生!”
  云从龙此言一出,武维扬愣了,云从龙自己也呆了。
  武维扬莫名觉得心中欢喜,更是下定决心:“等大哥成了天下第一,你就知道大哥是对的。”
  语落,人便走了。
  云从龙看着武维扬渐行渐远的背影,抄起余下的酒坛就往嘴里灌 。
     不违本心,不渝宏愿,不叛兄弟。
     云从龙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。
  下定决心,云从龙着手安排事宜。
  神龙帮帮主大寿,大宴武林,大家伙都是去讨好彩头的吧。
  帮主的大哥也会到场,十二艘礼船,给足了面子。
  那有什么面子啊,云从龙苦涩地想。
     他下了盘棋,武维扬也入了局。又偏偏是武维扬打乱了棋局,打裂了他的心。
  眼前,是他的大哥。吃了圣药后的武维扬。
  周围,血流成河,尸横遍野。
  云从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可事实如此,武维扬还提着那两把滴血的弯刀。
  云从龙从没想过,大哥会对自己的手下大开杀戒。
  “为什么?为什么啊!大哥!”
  “长生不老啊!我的好兄弟!这圣药可是我为你求得的,吃了它,我们兄弟一起长生!哈哈哈哈……”
  武维扬状似疯癫,眼带邪光,仰天大笑。
  “那算什么圣药!那是人命!用他人命换的的长生和本事啊大哥!”
  变了,一切都变了。
  昔年壮志凌云,一朝分崩离析。
  真快啊。
  “人血泡出来的长生,老子不要,你也不准要!”
  云从龙剑之所向,即是武维扬。
  “我是不对不起兄弟们,可我对得起你,你几次三番拦我,今日恩断义绝!”
  云从龙看着武维扬下落的刀,停在面前,身后有几位不认识的少侠赶来。
  一番打斗,少侠们竟丝毫不落下风,可真是少年英雄。
  忽然,船帆折了,云从龙总觉得不能让人家白帮忙,便给那少侠挡了武维扬一刀,虽然那少侠还是掉海里了。
  云从龙还特意看了看,武维扬的眼中没有自己。
  没入海中时,云从龙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和武维扬。鲜衣怒马,意气风发,觥筹交错笑谈鸿鹄志。
  “行侠仗义,除暴安良!”那是他俩在结义树前立下的宏愿。
  终究是……
  “噗通——”
全文完

        场地定下来,其他事情就好办多了。招个兵买个马,时不时来些外快,十二连环坞就这样欣欣向荣起来。为了提高效率,武维扬和云从龙适当地做了些分工,武云二人各带一部分人,一个主外,一个主内,所谓龙凤呈祥,云从龙带神龙帮,武维扬领凤尾帮。
     之后的岁月里,兄弟俩互相帮扶,深一脚浅一脚地领着弟兄们度过了江湖中的风风雨雨。
  兄弟二人皆未娶亲。若问缘由,武维扬是心不在此,去青楼玩是玩,但娶亲可不是闹着玩的,武维扬还是蛮在意自己另一半的质量。可云从龙不是,云从龙虽相貌一般,但有情有义不说,本身也是个有为之人,身边从不缺莺莺燕燕,不少达官贵客也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姐妹之类嫁与他。
  武维扬曾问他为何不成亲,云从龙挠挠头,憨笑着答:大哥未娶,小弟怎敢?
  武维扬又问:不怕跟老哥哥我打一辈子光棍?
  云从龙一梗脖:就怕大哥不认我这个兄弟。
  武维扬仰天大笑,云从龙跟着笑。
  两个壮汉粗壮雄浑的笑声响彻云霄。
  也许有些东西,早就变了吧。
  只是,两个钢铁直男,谁都想不到这一点就是了。
  俩人举杯邀盏,一坛坛烈酒,咕嘟嘟地喝下去,喝多了,就醉在一起。月亮照过去,武维扬的影子把云从龙的影子盖的严严实实的,就像是融在一起了。
  “大哥!”
  “哎,好兄弟!”
  “喝!”
  每天,云从龙和武维扬的交流都是差不多的。
  要是一辈子都是这样,就好了。这是当时武云二人的想法,是共同的想法。
  直到有一天,云从龙在武维扬身边发现了一个女子。
  容颜昳丽,妖媚众生,举手投足间掩饰不住的风情万种,真真一个尤物。
  武维扬说:“好兄弟,这以后就是你大嫂了!”
  渐渐地,云从龙就很少见到武维扬了,偶尔碰上,武维扬带着诡异的笑,说,马上哥哥就带你成为天下第一,或者是,哥哥带着你长生不老。
  无论哪个,云从龙都觉得不切实际,但他也不想扫了武维扬的兴,笑呵呵地应着。
  实际上,还是那个女人的缘由吧。
  虽然那个女人私下里和他澄清了她与武维扬的关系,但是武维扬一提到这个女人,眼中熠熠生辉的爱慕可不会作假。
  他的好大哥,凤尾帮帮主,想有个家了。
  想到这,云从龙心中老大安慰,但同时心里揪了一下,回味回味,挺疼的,还有点酸涩。
  云从龙只当自己心情不好,也没想别的。更@没想到,那女人为何唯独和他解释了与武维扬的关系。
  他也有他的势力,总不能因为自己心情不好这样小的事而误了整个神龙帮。
  之后的云从龙,整个人都没进神龙帮大大小小的事务中。云从龙与神龙帮有往来的势力,无不称赞云从龙大有贤王之像。
  云从龙笑着回答:扯犊子。
  有的时候,云从龙也会喝酒,一坛坛下去,身体是暖了,心凉了。地上的影子也是孤零零的,有点凄凉。
  云从龙不知道自己的心,可他的侄子云鹰都是看在眼里,也是心疼他的叔叔。
  云鹰是云从龙从家族旁系过继来的,他不娶亲,又不风流,自然没有子嗣,对云鹰更是亲子相待,云鹰也当云从龙是他的父亲一样敬爱。看着云从龙日日在工作中忘却烦恼,云鹰心里难受。
  再难受又能怎样?又不能说出来,一但说出来,怕是天都要塌下来了。

五月“绳”主题联文
(踩点更文,相当带感)
         创建势力相当不容易的事。选地时,云从龙相中了芳菲林。云从龙随口一说,武维扬听进去了,当即带着弟兄们去了芳菲林。云从龙一抬头,人已经不见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武维扬去得快回来的也快,跟对着地图冥思苦想的云从龙说:“那地儿遍地粉红,不是老爷们的去处。”
         云从龙听罢,颇有所感,也并未多言,非常努力地忽视了武维扬和弟兄们挂彩的脸。应该是被万福万寿园的给打了吧,云从龙心里默默地想。
        江南大多都是有主的地方,没主的也是各大势力的交界处,云从龙不禁犯了难,陆上没地,难不成要让弟兄们住水里么。
        等等,水里?
        云从龙的眼睛看向江南地图的西北角,豁然开朗。江南西北十二连环坞,寨子建于水边,那里水匪遍地,常常欺侮邻近的烟水渔村,对于那些庄啊园啊之类的大势力来说,这里油水太少,食之无味弃之可惜,俨然是鸡肋般的存在。占据十二连环坞,不仅出师有名,博得个大仁大义的名声,而且那些势力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会来干预这样的菜鸟互啄。
        得了老弟的指点,武维扬带着弟兄们,依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,攻占全坞,将匪首匪众集体打包,在云从龙瞠目结舌间,武维扬把他抗进坞里。
        云从龙:……
        不愧是老大,这样的效率真是……
        武维扬亮出一对大砍刀,正打算将打包好的水匪集体送到阎王爷那儿报道。
        云从龙:慢。
        武维扬乖乖地把刀收了回去,身后的弟兄们互相捂嘴以示敬意。
        弟兄们:妈的快憋不住笑了。二老大你快点处理啊!
        云从龙:“大哥,放他们一条生路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武维扬:“不。”背后用内力传话;“你求求我。”
        云从龙一顿:“大哥,小弟我求你了。”同样是内力传话的方式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要你亲口对我说。”
        云从龙显然是惊着了,他仔细看了看自家大哥的脸,满脸横肉,被揍的跟猪头三一样,然而他还是从中挤出一丝可爱。
        武维扬自己也是一脸懵逼,就是被揍得看不出来而已。他怎么会对他的老弟说出这样的话!太可怕了!
        “大哥,小弟我求你,放过这些土匪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云从龙雄浑且铿锵有力的声音唤醒了惊吓中的武维扬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吧,看在贤弟这么恳求的份上。”
        身后的弟兄们已经用互相咬手的方式表达敬意了。
        打包的水匪感激涕零:我们是水匪,不是土匪!
        给他们解绑的时候,武维扬想,如果是老弟被绑在这里,脑海里浮现出云从龙被绑起来,急切地看向他,让他快走。武维扬觉得鼻子有点热。脑海中的云从龙突然没了衣服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老大!你怎么了老大!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好了!老大流鼻血晕过去了!”
        “卧槽万福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啪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场面一度失控。

文笔渣烂,智商有误
慎点
我大概是个傻子吧

北极圈cp

emmmmmmm
布袋戏同人……
赮毕钵罗和龙戬……
赮戬
冷圈中的冷圈……
默默哭泣
T﹏T